新聞詳情

10不中中奖规则:關于礦山類企業的執行路徑選擇 ——以南川區煤礦企業的執行方式為切入點

2017-01-16 11:23瀏覽數:5027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www.tzdty.icu 關于礦山類企業的執行路徑選擇

——以南川區煤礦企業的執行方式為切入點


作者:朱金、潘遠征、張清華


論文提要:

近年來,由于全國經濟大環境和法院立案登記制改革小環境的影響,執行案件總量大幅攀升,執行難問題突出。2016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議并通過《關于落實“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工作綱要》,而集中力量解決系列案件、集團案件,是推進執行體制機制改革的關鍵環節,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重要抓手。其中,礦山類企業由于牽涉多種經濟類型糾紛,且涉及利害關系人眾多,是法院系列案件、集團案件的重要類型。煤礦企業作為本區礦山類企業的主要產業類型,研究南川區煤礦企業的可行性執行方式,對于破解所有礦山類企業有全面的基礎意義,對于解決全市甚至全國的礦山類企業的執行難問題可提供參考性建議。

在研究方法上,強調定性分析與定量分析相結合。論文準備階段,側重定量分析法,充分運用調查法、觀察法等,搞清楚涉及煤礦企業的執行相關統計數據,以便把握問題,找準切入點;論文實施階段,定性分析與定量分析相結合,廣泛進行文獻研究、個案研究、數據統計、經驗總結等,大膽探求煤礦類企業執行的可行路徑。

筆者以煤礦企業執行情況為切入點,統計分析了自2012年以來全區煤礦企業執行情況,并對結案類別、辦案影響進行了系統分析,從而提出要堅持生道執行、主動執行、聯動執行、統籌辦理、依法執行的執行原則,并按照正常經營類、長期停產類、關閉停產類進行分類提出了具體的執行路徑,對執行該類企業拍賣、變賣等重點問題進行了進一步的分析。

近年來,由于全國經濟大環境和法院立案登記制改革小環境的影響,執行案件總量大幅攀升,執行難問題突出。2016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議并通過《關于落實“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工作綱要》,而集中力量解決系列案件、集團案件,是推進執行體制機制改革的關鍵環節,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重要抓手。其中,礦山類企業由于牽涉多種經濟類型糾紛,且涉及利害關系人眾多,是法院系列案件、集團案件的重要類型。

南川區是全國“百個重點產煤基地縣”之一,資源型城市特征明顯。2012年4月,重慶市出臺了《關于促進南川區資源型城市轉型發展的意見》,確定了南川區是全國第三批資源枯竭城市,南川區以煤礦資源采選和初加工為主的產業結構額需調整,導致全區煤礦企業執行案件大幅上漲。由于組織架構、資產表現、債務類型等各方面的共同性,研究南川區煤礦企業的可行性執行方式,對于破解所有礦山類企業有全面的基礎意義,對于解決全市甚至全國的礦山類企業的執行難問題可提供參考性建議。

一、南川區煤礦企業強制執行的現行路徑及存在的問題

據統計,2012年南川區共有煤礦33個,主要分布在南平鎮(9個)、水江鎮(17個),煤礦年產能達251萬噸,牽涉勞動力6719多人。自2012年起,南川區啟動資源型城市轉型試點工作,在2012至2016年五年間已關閉煤礦21個,轉移安置勞動力2800人。

另統計,自2012年1月1日至2016年11月10日(以下數據截止時間均為2016年11月10日),南川法院共立案受理涉煤礦企業被訴案件554件。其中,駁回起訴、準予撤訴、準予撤回起訴為224件,剩余330件以調解及判決形式結案。涉煤礦企業被執行案件 334件,結案292件,未結案42件,結案率為87.4%;涉案標的8659.0151萬元,實際到位標的為3988.8502萬元,實際兌現率為46.1%。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前述334件執行案件以判決或調解書為執行依據的案件為307件,其余27件案件均以仲裁裁決為執行依據。由此可見,超過93%的涉煤礦企業被訴案件進入了執行程序,反映出涉煤礦企業案件矛盾集中,且不易化解。

在334件執行案件中,勞動報酬類案件100件,占比約為30%;工傷保險類案件58件,占比約為17.3%;借款合同類案件77件,占比約為23%;買賣合同類案件59件,占比約為17.7%;其他類案件(包括運輸、承攬合同糾紛及物權糾紛)40件,占比約為12%。以上案件執行完畢126件,占比37.7%,其中自動履行案件23件,強制執行案件47件,和解執行完畢56件;終結執行20件,占比6%;銷案13件,占比4%,終結本次執行結案128件,占比38.3%;撤回執行申請及無標的物可實施執行案件5件,占比1.4%;未結案42件,占比12.6%。在具體的執行中,一般按照三類情形分類執行:

(一)正常經營類

據統計,自2012年以來,涉及正常經營類煤礦企業執行案件共計78件,占涉煤企業執行案的23%。分析糾紛性質,其中勞動報酬類40件,工傷保險待遇類15件,民間借貸類12件,買賣糾紛類11件。結案情況上,此類案件中已結案78件,未結案0件。已結案件中,執行完畢48件,占比61.5%;雙方達成和解協議后申請人撤回執行申請按終結執行方式結案15件,占比19.2%;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結案5件,占比6.4 %;銷案10件,占比12.8 %。經查閱案卷和向承辦人了解,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結案和銷案結案類案件中均有雙方達成和解協議的內容,只是限于歷史條件下結案方式的不統一、各執行員認知和操作方式的不同而有所區別。

由此,我們總結出此類案件在執行中的特點:一是正常經營類煤礦企業涉執糾紛總體可控,主要體現在總量較少,僅占煤礦企業涉執案件的23%,且糾紛類別較為單一,主要集中在工傷保險待遇糾紛和勞動報酬糾紛類(兩者占比高達  70.5%)。二是在執行此類案件中,以自行和解為主,以強制執行為輔。分析其中原因,一方面是此類企業履約能力未受到嚴重影響,對于多數糾紛能夠通過自行協商解決而無需通過司法程序,即便是因爭議進入司法程序,其履約能力也能夠保障裁判的順利執行。二是即便企業經營出現一時的困難,但其生產經營狀況能夠為雙方當事人提供足夠的履約信心,促使雙方在和解中尋求利益最大化。三是法院遵循生道執行的原則,盡量尋求既不破壞企業生產經營現狀又保障申請人權益的契合道路,而和解履行是最合適的選擇路徑。

經案件回訪,此類案件自動履行率較高,執行兌現率較高,雙方當事人滿意度均較高。由此可見,此類企業的執行路徑基本能夠同時實現保障申請人利益和促進企業發展,可行性較高。但也存在的一定的問題,即在法院過于偏重?;て笠稻孀非蠛徒庵蔥械那疤嵯?,部分企業在有能力一次性完全履行的情況下仍尋求和解路徑,導致部分申請人利益受損。

(二)長期停產類

據統計,自2012年以來,涉及長期停產類煤礦企業執行案件共計140件,占涉煤企業執行案的41.9%。分析糾紛性質,其中勞動報酬類30件,工傷保險待遇類25件,民間借貸32件,買賣糾紛28件,其他類案件(包括運輸、承攬合同糾紛及物權糾紛)25件。結案情況上,此類案件中已結案 135件,未結案5件。已結案件中,執行完畢僅45件,占比32.1%;雙方達成和解協議后申請人撤回執行申請按終結執行方式結案30件,占比21.4%;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結案62件,占比44.2%;銷案3件,占比3.6%。經查閱案卷和向承辦人了解,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結案和銷案結案類案件中,大多是以被執行人財產被法院認定為屬生產經營必須設備而暫不予執行、其他暫無可供執行財產、被執行人提出準備恢復生產經營或關閉停產補償后再履行為前提。

由此,我們總結出此類案件在執行中的特點:一是煤礦企業涉執糾紛總量較多,且在糾紛類別上全面開花。二是在執行此類案件中,不論是以哪種結案方式,其實質都是暫緩執行,即暫不對企業資產進行清理處置。分析其中原因,一是此類企業還有一定的可能恢復生產經營,法院遵循生道執行的原則而盡量不破壞企業現狀,留足恢復生產的必要設備;二是煤礦企業生產經營設備雜亂多舊,即便是通過強制執行,評估拍賣耗時耗力,且此類專業設備賣價較低、購買方較少,執行效果并不好,而通過以物抵債又涉嫌侵害其他債權人利益,執行員索性避而遠之;三是案件未集中統一處理,各執行員分散收案,在執行個案中相互間觀望,避免首當其沖。

經案件回訪,此類案件自動履行率基本為零,執行兌現率低,當事人滿意度也較低。由此可見,此類企業的執行路徑雖考慮到企業恢復經營發展的可能性,但長期暫緩執行卻是問題重重:一是嚴重損害了申請人的利益,導致申請人基于生效法律文書的利益長期無法實現,導致申請人的嚴重不滿,又損害了司法公信力;二是由于長期未予處置,造成了企業設備的繼續閑置陳舊,貶值更加嚴重,企業履約能力持續下降。且由于經濟大環境的影響,長期停產類煤礦企業最終都走向了關閉停產,恢復生產者基本為零,申請人利益實現最終只能指望在補償款分配上。

(三)關閉停產類

據統計,自2012年以來,涉及已關閉停產類煤礦企業執行案件共計116件,占涉煤企業執行案的34.7%。分析糾紛性質,其中勞動報酬類30件,工傷保險待遇類18件,民間借貸33件,買賣糾紛22件;他類案件(包括運輸、承攬合同糾紛及物權糾紛)15件。結案情況上,此類案件中已結案79件,未結案37件。此類案件結案方式雖多種多樣,但均是由法院向政府主導機關送達扣留提取裁定后即報結,對是否實際履行則無確切數據。

由此,我們總結出此類案件在執行中的特點:一是煤礦企業涉執糾紛總量較多,且在糾紛類別上全面開花。二是在執行此類案件中,只執行企業補償款收入,未對企業生產設備、廠房、用地、證照等進行執行。分析其中原因,一是此類企業已完全停止經營,處于最終清算階段,之前隱藏、壓抑的各類糾紛在此階段均集中表現出來;二是企業關閉補償由政府部門(煤管局、屬地鄉鎮)完全主持,法院對總體糾紛狀況無法把握,在執行過程中無法做到統攬全局,只能是作為參與分配方。且由于法院與政府部門間銜接并不緊密,甚至出現政府部門私自向企業主發放補償款而無法追回、侵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發生;三是對企業設施設備、土地廠房、證照權利等無統一的處理意見,各執行員在處置中無所適從;四是各執行員分散收案,在執行個案中相互觀望,均避免首當其沖。

經案件回訪,此類案件當事人滿意度也較低。由此可見,此類企業的執行路徑問題較多:一是政府部門書面審查債務的方式較為粗放,以企業主自行申報為主,法院扣留提取為輔,容易遺漏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且為企業主虛構債務盜領補償款提供了完全的可能,嚴重影響了債權人利益;二是對企業剩余資產未予處置,使申請人利益無法得以完全的保障;三是對案件履行狀況全憑政府部門分配,法院無法做到完全的掌握,也無法與當事人實現及時有效的溝通,容易造成后續的信訪維穩壓力。

二、對煤礦企業強制執行的有益探索

鑒于涉煤企業執行難度較大,各級法院均在摸索有效的執行機制,特別是重慶市三中院轄區涉煤企業較多的實際,涪陵法院和南川法院專門針對關閉停產類煤礦企業執行進行了有益的探索。

(一)涪陵法院以司法權強力推進涉煤企業執行

針對關閉停產的煤礦企業,涪陵法院要求將關閉停產類獎補資金全部提取至法院,由法院全權處置其獎補資金和剩余資產,所有涉煤糾紛均須通過司法訴訟程序予以確認,最終由法院依法組織分配。此種處置程序稱之為強制執行的“關停程序”。據統計,自2015年啟動該機制以來,涪陵法院已成功處置變現煤礦多個,成果顯著。

(二)南川法院以司法與行政聯動推進涉煤企業執行

針對關閉停產的煤礦企業,南川法院與相關部門逐步建立了聯動執行機制,分別就糾紛確認、資金監管、資金發放流程等內容進行了逐步的完善。

2016年以前,均是由法院向公司所在地政府發出協助扣留提取通知書和執行裁定書,由基層政府具體負責資金安排和發放順序,但實施中存在問題,即由基層政府全權負責資金真實性審查和資金發放,導致法院對未進入司法程序案件無法做到有效監督,且引起許多當事人不滿。

2016年1月,南川法院與煤管局、社保局及涉煤較多的水江鎮、南平鎮召開聯席會議,明確所有涉煤糾紛須通過司法確認,再統一由法院向基層政府送達協助扣留提取通知書和執行裁定書,由基層政府按照協助執行文書進行支付,對于無法進入訴訟程序的糾紛,由相關單位共同研究決定。但也存在問題:即政府拖延履行情況較為明顯。

2016年5月開始,針對基層政府拖延協助的情形,南川法院向相關基層政府送達限期履行協助義務通知書,主動司法效果明顯,一是解決了政府拖延履行的問題,二是將涉煤矛盾集中到法院,使糾紛均通過司法渠道解決,三是最大程度上避免了虛假造冊領取補償金的情況。

2016年11月,區委政法委組織區法院、維穩辦、公安局、財政局、人力社保局、煤管局及涉煤鄉鎮召開聯席會議,對全區自2013以來涉煤關閉企業及其資產和債務進行了逐一清理,并對涉煤獎補資金的使用方向、發放流程、監督管理等進行了法律性和政策性的探討,聯席會議明確了涉煤獎補資金必須首先用于支付工資報酬、工傷保險、稅收、社保等優先債權,必須由涉煤鄉鎮加強資金管理,并在法院監督下予以發放的長效機制?;嵋榍康?,涉煤關閉企業資金發放必須在法治軌道下運行,相關部門必須無條件協助法院開展執行。

據統計,自該聯動執行機制建立和逐漸完善以來,已集中化解涉銘龍煤業、后山煤礦、水江煤業等民生類積案120余件,執行到位標的500多萬元,涉春陽煤業、后山煤礦、利恒煤業、先創煤炭、雙茂煤礦等民生類積案化解工作正有序推進。

三、對煤礦企業強制執行路徑建議

(一)把握的基本原則

一是生道執行原則。所謂生道執行,簡單說就是在執行過程中要保障被執行人的基本生存條件。在執行煤礦類企業中,則表現為盡量不破壞企業生產經營的外部環境和內部條件,為企業繼續經營發展或恢復經營發展提供必要的可能。這是保證被執行企業具有長久履約能力、保障申請人長期完整利益?;?、避免衍生企業其他經濟矛盾的必選路徑。

二是主動執行原則。即法院在強制執行過程中,要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避免消極懈怠。對執行中遇到的問題和困難,要主動研究,積極協調,善于創新,探索出可執行的完整路徑,避免因執行員主觀懈怠而產生執行不能。

三是聯動執行原則。即在執行中建立聯席協調會議機制,法院執行局和相關政府部門加強聯系,和相關審判部門緊密協調,明確各部門職責,研究執行中的疑難問題,各司其職把好各個關口,共同促進涉煤企業的債務清理、財產清算、資金監管和債權分配。

四是統籌辦理原則。主要是指法院在執行此類案件時,要專人專辦,統籌處理,以便集中掌握企業生產經營狀況、債務負擔情況、資產處置和債權分配細節等,確保集團案件集中處置,做到當事人債權不遺漏、被執行企業資產全部處理、歷史問題不遺留。

五是依法執行原則。即法院在執行過程中要嚴格按照法律規定,嚴守法定程序,該追加的必須依法及時追加,該處罰的必須依法嚴肅處罰,確保申請人利益得以及時完全的實現。

(二)具體執行路徑

1、對正常經營類煤礦企業

一是要嚴格開展對被執行企業的財產調查,對有能力一次性完全履行的,要加強查封、扣押、凍結等財產控制性措施,善于運用拘留、??畹卻ΨP源朧?,確保案件全部執行完畢。

二是對經調查證實企業經營確實存在短期困難,要積極組織雙方和解,為企業留足繼續生產經營的必要條件。但和解必須以申請人有主動意愿為前提,并嚴格審查和解內容,確保不損害申請人利益。

三是經調查證實企業經營確實存在短期困難,但企業有繼續經營的強烈意愿,申請人又不愿意和解的,可在被執行企業主動申請并提出明確且合理的履行期限的情況下暫不對企業生產經營的必須設備、廠房等進行強制執行,對案件作暫緩執行處理。逾期不履行的強制執行。

2、對長期停產類煤礦企業

一是實行案件集中辦理機制,指定由專門的執行員或執行小組集中清理此類案件,集中掌握情況,并集中開展對企業資產的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

二是建立與政府相關部門的聯系協調機制,積極協調開展對此類企業廠房、土地和證照權利的執行兌現,爭取此類企業可優先進入關閉補償程序,提升執行兌現的效率。

三是積極與雙方當事人溝通,講明企業現狀,對雙方當事人均有和解期待愿望的,可在明確可能的風險的情況下,組織雙方和解,對無和解期待愿望的,必須及時開展強制執行措施。

3、對已批準關閉停產類煤礦企業

一是實行案件集中辦理機制,由專門的執行員或執行小組集中此類案件。

二是實行政府主導、法院監督的機制。即補償款的分配發放由政府負責,但其債務必須經過司法程序,有爭議的通過法院判決或調解,無爭議的可通過人民調解委員會達成和解后再經司法確認有效,政府部門的最終詳細分配方案也須交法院存檔,以便明確案件標的履行狀況。

三是對關閉補償后仍未完全履行的案件,要集中開展對企業剩余資產的清理處置,如對設施設備、廠房、證照權利的評估、拍賣,暫無法處置或申請人均同意暫不處置的,可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結案,待條件成熟時再恢復執行。

四、涉煤企業資產變價程序中的相關問題

根據我國實證法及相關司法解釋之規定,法院通常對具有財產屬性的不動產、動產或其他財產權“變價”的方式依其程序上的先后順序應為拍賣、變賣和以物抵債1。法院在執行處置涉礦山企業案件中,此類企業資產結構中相對有較高價值者當屬礦業權??笠等ǚ鞘舨歡蚨恢痔厥獠撇?,其權利變動模式亦有別于一般物權。因此對礦業權進行處置時應充分注意和尊重此種特殊性。因本文研究的重點在于煤礦企業的資產處置,因此下述行文中所稱的礦業權均指煤礦企業礦業權。

(一)礦業權強制拍賣問題

1.礦業權強制拍賣的程序要件分析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規定,法院拍賣被執行人的財產應符合以下構成要件:1、被執行人的財產已被查封或扣押,2、未有不適于拍賣或雙方當事人不同意拍賣的情形。就前述構成要件第二款未有不適于拍賣之情形,有觀點認為采礦權只能由地質礦產主管部門拍賣2。其原因一是從法規范的調整對象上講礦業權拍賣不受《拍賣法》調整,在《礦產資源法》及其配套法規、《行政許可法》中都明確規定,礦業權拍賣主體是礦產資源行政管理機關;二是從司法權與行政權之間的關系上說,司法權高于行政權,但司法權應當尊重行政權,司法部門應依法將礦業權處置事務交由國土資源管理部門3。本文認為前述觀點有待商榷,其一,礦業權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第二章關于拍賣標的的相關情形,一是礦業權非屬禁止買賣物(權利)或流通物(權利),二是礦業權的拍賣程序要件符合第該法第八條第一款之規定4,因此礦業權應屬拍賣法的調整范圍,法院當然可拍賣被查封的礦業權。其二,就司法權與行政權的關系而言,兩者本身就應是相互制衡、監督的關系而非司法權高于行政權,而且其文中司法權應“尊重”行政權,“尊重”一詞模棱兩可,顯不能納入法規范的解釋范疇。再次法院強制拍賣程序是執行過程中對有財產可供執行案件的執行標的進行公開的強制變價處置的一種方式,其兼具公法處分與私法買賣的雙重性質5。而地質礦產主管部門在法院強制拍賣中的行政審批內容表現在于三個方面,一是對采礦權人和競買人的資格審查,二是對法院查明采礦權屬負有協助義務,三是對拍賣后買受人的物權登記申請負有登記義務6。從以上觀之,法院強制拍賣與地質礦產主管部門行政審批之間難謂有沖突,而我們更應注意的問題是兩者之間的程序銜接問題。以下詳論。

2.礦業權強制拍賣與地質礦產主管部門行政審批的程序銜接問題

解決“執行難”是構建誠信社會體系的最后“一公里”,但此項工程并非法院一家之事,需要政府、司法、社會各界的多方助力。為執行規范化計,若法院需要與某部門或團體協作執行時,通常就是與其達成具有公法性質的“執行聯動機制合作協議”7。我們認為為了徹底解決此某一類型的執行案件,可以將法院強制拍賣與地質礦產主管部門行政審批的程序銜接問題納入執行聯動機制的框架概念之下,并在此基礎上厘清各方職責、形成長期協作關系,最后形成規范性文件,共同遵守。法院的審查義務表現在于:1、能否啟動強制拍賣、拍賣成交后的物權變動。2、地質礦產主管部門的審查限于資格審查。

3.礦業權強制拍賣與礦山企業強制關停、整合之間的沖突與出路

第一種情形為被強制執行的煤礦企業所有的礦業權在被強制拍賣前,該企業已被關閉、關停,那么應按前述“關停程序”處理。

第二種情形為被強制執行的煤礦企業所有的礦業權在被強制拍賣過程中(如處于評估階段),該企業被當地政府通知關停,那么法院是否應中止或撤回拍賣?我們認為除非關停資金顯著低于法院關于該礦業權的評估價值(可以定位于50%8),那么原則上法院在發現前述情形后,應中止或撤回委托,然后與政府協調處理,即按前述“關停程序”處理。緣何如此?其一,雖然現行實證法中并未有前述情形之規定,但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第二十條第(七)項——其他應當撤回拍賣委托的情形卻提供可“法律”解釋的空間,同樣該法第二十一條也同樣是如此。其二、從立法目的上講,強制執行除應考慮執行公平外,執行效率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則。按“關停程序”統一由法院處理,執行效率應該能得到保障。

   (二)礦業權變賣、以物抵債問題

第一個是關于礦業權流標后,法院變賣的程序問題。根據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規定,變賣程序既可以由法院自行變賣還可以委托有關單位變賣,但是本文中關于煤礦礦業權的變賣主體是誰,仍應認真研究。我們認為根據《礦業權出讓轉讓暫行規定》第四條規定:礦業權的出讓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地質礦產主管部門根據《礦產資源勘查區塊登記管理辦法》、《礦產資源開采登記管理辦法》及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制定的管理辦法規定的權限,采取批準申請、招標、拍賣等方式進行。從前述該部規章及相應條文來看,法院委托地址主管部門進行礦業權的變賣更符合礦業權的本身的屬性。

第二個問題是法院能否直接下變賣成交和以物抵債的裁定?前已述及強制拍賣的程序,此處應予以借鑒。法院在評估、變賣之前應已明確了權屬關系,而且在此過程中也需要地質礦產主管部門對交易雙方的主體資格進行審查,因此,在權屬關系明確,買受人、以物抵債人主體適格的情況下,我們認為法院可以直接裁定以物抵債,礦業主管部門有相應的變更登記協助義務。

  責任編輯:陳傳翠  通訊員:丁瑤進